末三

牙医跟小病患4

牙医有文化x小病患好兆头

昨天六一,迟到地祝各位妹子节日快乐✧٩(ˊωˋ*)و✧
这两天有点情绪起伏,今天晚上会更加努力地多码几个字。让黄小桃脑补一下电锯惊魂(我是爱逗猫的坏蛋亲妈粉)

(ಡωಡ) (ಡωಡ) (ಡωಡ)

高速旋转的磨针触碰到牙齿的一刹那,原本不算骇人的音量经过骨骼的传导涌入耳膜勾起的回响却堪比炸雷,子韬恨不得能把自己蜷缩成一小团,这比阿飘还可怕吖……旋转产生的高热虽然有水流的降温,可还是隐隐发出一丝焚烧骨质的气味……

终于打磨暂停下来,杨医生用仍旧微凉的指头碰了碰死死紧闭着双眼的子韬,【哎,可以起来把嘴里的水吐掉了,再喝一口水漱漱】看着一张小脸已经紧皱成小苦瓜的模样,居然觉得这小子有点可爱,有点想再吓唬一下他。

小桃子如释重负地睁眼瞄了一眼医生大大,赶紧爬起身对着水槽按着吩咐吐掉嘴里的水,再漱口清理了两遍,还在那儿惊魂未定就再次被医生大大温柔坚定地摁住肩膀躺回诊疗椅上,高速旋转的声音也再度在耳畔响起。

杨医生毫不意外地发现眼前这小桃子又变成了一枚皱巴巴的小桃子干,乐得差点笑出声儿。【好了,放松一点,再打磨一下就差不多可以了。】

子韬只好勇敢地张开嘴接受诊治,偷偷睁开一只眼瞄了瞄医生大大,居然从他眼里看到了笑意(?)忽然子韬就想到了前阵子好友安利他看的那部《电锯惊魂》……锯片的旋转声以及诡异的笑……啊……真是越想越害怕了……

幸亏杨医生此时专心致志地在进行手里的工作,对某颗越来越皱巴的小桃子干的脑补画面毫无所知,不然他稳稳的手腕都会打个崴。

终于把牙洞的毛边抛光了,磨针也停止了运转。杨医生用高压水稍作冲洗之后,皱巴巴的小桃子也熟练地爬起来吐水漱口,倒身躺回诊疗椅上用手抚了抚自己胸口平复一下情绪。

发现杨医生起身从自己身旁走开了,子韬歪了脑袋去看牙医大大这是去干嘛。

只是想写点什么

作为一个从桃子出道预告就看着的老粉,觉得自己基本还是比较佛的,不是没替他感到委屈过,但是我这种年纪大的人觉得在网络上的口水战打赢了于小孩儿也没啥实际意思,只能暗自祈祷小孩儿可以战胜外界战胜自己,并且坚信他可以做到的。
前几天看到有个别前队友CP粉在叨叨一些有的没的,我很想说,既然已经形如陌路,那就各自安好吧。不要长久地去恨什么人什么事,太耗费自己的能量了,太不值得。那也算是一段成长的过程,其中的甘苦与共确实不是空虚一场,没必要因为否认别人而否认自己的人生,总有那么些人是没法一直携手到老的,而且这是大部分的,人生两条直线曾经有过一个交点也算是种缘分。
那时他还年少,意气风发,无所畏惧,正如老师如何禁止早恋,也无法阻拦少男少女企图去品尝恋爱滋味。他仰慕身边一切优秀的人,只要别人给予一两分回应他必回报以十分的诚挚。在特定的环境下,自以为孤单的孩子相遇了,又有着一些共同的爱好,这竟然成为了许多少年初恋的契机,其实也蛮纯粹的。但即使小人鱼已经不顾一切想要长相厮守,也抵不过王子最终需要为了自己的国自己的家做出一些妥协,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我很庆幸我们的小人鱼并没像残忍的童话般化作泡沫,但看着他成长为一位坚强的王子,却心疼他那一路走来的如刀割足底的血迹斑斑。
很庆幸他能在光怪陆离的那个迷森里遇到一个骑士,愿意跟他并肩作战,只因为不想他流泪,想为他赢,我忽然觉得他的坚持是会等到老天给予他最好的。

牙医跟小病患3

牙医有文化x小病患好兆头

深夜开始继续瞎扯,赶jio我收不拢这摊子了( •̥́ ˍ •̀ू )嘤嘤嘤~那就痛并快乐吧。

٩( 'ω' )و ٩( 'ω' )و ٩( 'ω' )و

就在子韬窃喜着自己无需拔牙之际,就收到了来自杨医生的指示【嘴请张开一点,要先打磨一下。】

杨医生给三用喷枪换上了新的磨针,拿在手里比划了一下,发出了尖锐的滋滋声。子韬躺着瞟了一眼,虽然此刻口不能言,心中却翻起巨浪【握艹,说好的不拔牙,肿么这玩意儿一开起来,我忽然觉得后背凉凉吖……嘛嘛,我有点怕……】

牙医跟小病患2

牙医有文化X小病患好兆头

午餐后的休息时间来扯几句
昨晚半夜瞎扯开了头,本想着是个短文的,今天醒来再看一度有拍死自己的念头。
好吧,既然都开了头,我慢慢码起来吧。

@黄甫面 文梗是出自这位亲的

╮(╯▽╰)╭╮(╯▽╰)╭╮(╯▽╰)╭

子韬抿着嘴角憋着笑,可是轻微抖动的肩膀已经出卖了他。

【好啦,张开,让我检查一下】杨医生见病患情绪能放松下来,那是挺好的,不过正事儿还得继续。戴着手套的指头轻点了一下子韬唇角,示意这位张大嘴。

被微凉的指头碰了碰嘴角,也不知怎么想的,子韬居然努力地咧开嘴角给杨医生展示着自己两排整齐的小牙。牙医杨先生感觉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深呼吸一口气,用冰冰凉的口镜边缘轻轻敲了一下子韬的门牙,【张开点,我看看你的大牙……】

子韬赶紧收拢了笑意,认真地张大嘴配合牙医的指示。杨医生敛了敛神,熟练地提着三用喷枪,用高压水冲洗起小病患左边的牙齿,冲洗后再指示着他把嘴里的水吐到一旁的水槽,反复了两三回才再次拿起口镜检查牙齿的情况。

找到了疑似龋齿的孔洞,换了把弯头探针轻轻戳了戳,这下子韬忽然大张着嘴哼唧起来【嗯嗯……嗯嗯……嗯】(ಥ_ಥ)

【应该就是这里了,这样碰着很疼么?】目光焦点在小病患的脸跟龋齿洞洞之间来回切换着,只见小病患虽然眼眶已经微湿了,却坚定地轻摇了头表示【不是很疼】。

【那这样是酸麻还是疼呢?】弯头探针的落点又轻挪了一下,杨医生语气平缓,十二分的耐心。而子韬心里此刻实在是一言难尽的苦,被异物戳碰到的牙齿说不上有多疼,却又酸麻微刺,生理泪水还在不断涌出。

杨医生又换了器具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牙龈情况,【牙周没有发炎的情况,龋齿应该还没伤到牙髓里去,看你牙质还不错,先给你简单填补一下好了。】

一听到不需拔牙,子韬提到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了。只是补一下洞嘛,还好还好。





눈_눈……由于本人不是牙医,所以专业部分肯定是有不实的描写,欢迎专业人士指导,允悲。

看来两百万粉应该要求有文化不戴口罩吖

牙医跟小病患

牙医有文化x小病患好兆头
内容ooc是必然的……博君一笑产物。
我赶jio我今晚是掰不完了……留我狗命,明天继续吖,各位
_(ಥ_ಥ)_

进入立夏后,座落在老旧小区里的杨氏牙科小诊所里头就愈发显得闷热起来,立柜式空调机拼命嘶吼着也无法驱逐心中的烦闷。

杨医生微微抬头瞥了一眼候诊室那边,就瞧见一个穿着一身桃粉色运动衫的大男生在长椅上对着手机屏幕笑得前俯后仰。

平日这诊所里来的患者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街坊或是生长期的孩童,小青年儿可真不多见。本来嘛医者仁心,患者皆平等,但是这位小哥确实是笑得太过肆意,让杨医生自认佛系淡定的心绪都被搅出滔天巨浪了。

【这小子怕不是来我这诊所里蹭空调蹭WIFI的吧?不像是来看牙的吖……】

杨医生按捺着心中的烦躁,还是兢兢业业地把躺在诊疗椅上的小屁孩儿那颗龋齿给修补妥帖,对守候一旁的家长吩咐了几句注意事项。刚补完牙的小屁孩儿居然从椅子上一下来就扑到家长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妈呀……牙医……叔叔……太吓人了……我……以后……好好刷牙……噎……】

被这娃嚎了一嗓子后,诊所里噤若寒蝉。家长一脸尴尬地赶紧跟医生道了声歉,拽上孩子就奔前台缴费去了。倒是刚才一直笑得忘形那小男生此刻只是一脸紧张地环顾了诊所一周,再看看杨医生,手指点了点自己,怯生生地问【医生,是轮到我了嘛?】

【到你了,子韬,赶紧的,今天估计看完你,我们也要下班了。】王子奇从前台一路穿过候诊室走向器材室,一边对坐在长椅上的男生说。

面带几分犹豫的子韬最终于还是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坐到了诊疗椅上,摸索了一下衣袋儿把挂号单跟病历本本递给了眼前的牙医。

杨医生看了看挂号单上的病患资料【姓名:黄子韬年龄:20 住址……】【哟~居然都20了,咋看起来那么奶气,还穿一身粉红……】杨医生只是小小OS了一下,手脚麻利地就把病患给躺平放倒(没错就是放倒)。

【你的牙齿是哪儿不舒服?】浑厚低沉的男声冷淡平静公式化地问着,毕竟每天那么多病患家属应付下来,是个人都会有点麻木的。

子韬紧张地盯着面前这位医生,一身白色长褂,头戴着白色帽子,被白色大口罩挡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角上挑的单眼皮大眼,现在正半眯着眼盯着他审视,不禁咽下一口唾沫。

【我左边……大牙有点疼,麻烦您帮我看看……】子韬那个忐忑吖,真有冲动一个翻身爬起来逃跑。刚才那小弟弟说的没错,这个医生叔叔好吓人呀……

【哎,昊子,这是我弟,我估摸他那牙是被蛀了,你看该咋整,我先去前面儿忙了啊……】感觉自己特别弱小无助的子韬目送着子奇哥弃他而去的背影,发现自己眼眶好像有点潮热。

这边杨医生已经更换好了一套诊疗器具,摆正了子韬的小脑袋,再次调整了一下照明灯的焦点。【躺好了,放松,张开嘴,啊~】这怎么像是给刚才那小弟弟说的词儿,子韬听着又忽然觉得有点想笑了。